香港舞蹈天地

 找回密碼
 舞蹈記者註冊
香港舞蹈天地 資訊 舞蹈知識 查看內容

原始的舞蹈文化

2013-7-11 09:45 PM| 發佈者: admin| 查看: 323| 評論: 0|原作者: 蝶兒|來自: 網絡轉載

摘要: 廣闊無垠待開墾的土地上,每當黑夜將最後一縷霞光吞噬,為了生存而勞作不息的先民們,舒展開自己的筋骨,追尋著由遠而近自成節律的敲擊聲,奔向那熟悉的場地──大自然賜予的「舞廳」。 鳥羽獸尾製成的頭飾、尾飾和 ...
廣闊無垠待開墾的土地上,每當黑夜將最後一縷霞光吞噬,為了生存而勞作不息的先民們,舒展開自己的筋骨,追尋著由遠而近自成節律的敲擊聲,奔向那熟悉的場地──大自然賜予的「舞廳」。

鳥羽獸尾製成的頭飾、尾飾和骨珠、獸牙穿成的項鏈不僅美化了自身,也顯示了狩獵後勝利者的驕傲與歡樂。那擺向一致的尾飾,體現出舞者的和諧、統一,不由得引發出對於「伴奏樂隊」的揣測:它大約已不僅只是石斧的簡單鑿擊。聯想到同一時期出土的陶鼓、陶塤、陶哨……我們似乎可以聽到那初具規模的「遠古交響曲」的樂聲,看到先民們聯臂踏歌而舞的協調步伐。也許他們中間已經有了領舞者──起到傳授、訓練、演示作用……可以想見,這一時期的舞蹈活動不僅是為了慶祝、頌揚狩獵勝利者的功績,也是勞動過程的模擬和勞動經驗的提煉。

是的,以舞蹈模擬勞動、頌揚勞動,不僅是遠古時期人類求生存的必要手段,也是舞蹈自身發展的必經之途。今天,無論是千里冰封的北國鄉村,還是密林蔥鬱的南疆邊寨,抑或是廣袤的中原大地,眾多的各民族舞蹈中,隨處可見反映勞動生活的印跡。

生活在南疆邊陲海南島的黎族也盛傳著舂米舞等。當我們參與其中,踏著那鮮明的節奏,融入到單純、質樸的舞情、舞韻之中,是否依稀感受到先民們模擬勞動、頌揚勞動的情景?同樣的情景也遺存在美洲印第安人的原始舞蹈中。他們常常用舞蹈來傳授狩獵與打伏的技能……如在曼當舞中就傳授這種勇敢和力量……他們擊鼓而舞,拚命地敲,沒有變化,沒有重音,從不加速。時復一時,日復一日,沒有任何高潮,永無終極。

多麼形象、生動、充滿著智慧與生命力。它顯示出先民們征服自然、捕獲獵物的快感,也留下了圖騰崇拜和原始祭祀生活的印跡。

人類對於超自然主宰力的幻想──企盼冥冥中有神靈的護佑賜福以抵制魔鬼的降禍。他們心目中的上帝並非憑空產生,而是與自己的生活密切相關的。所謂圖騰即指與自己的血緣有關係的保護神,大部分都是與人類生存活動相關的動物、植物,並以此作為整個民族的崇拜物。

舞蹈是儀式中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在巫術中發揮著渲染氣氛的作用。巫術的入境往往使人體運行進入超常狀態──舞化,舞化了的形體動作又為巫術增添了神秘色彩,把儀式推向高潮。一旦舞魂附體,人便進入一種痴狂狀態,感到冥冥中的上帝真的賦予自己一種超自然力。我們可以從印第安人的水牛舞中瞭解到此類遠古圖騰崇拜的遺風。

這當然也和他們保持著原始生活方式相關,舞蹈則貫穿於獵頭祭祀的全過程。人們借助於舞蹈,獲取神的力量──以舞蹈來渲染祭祀時的神秘感。巫師則以歌舞領祭,唱出眾人企盼五穀豐登、不受外族侵害的願望。

與生活在山區的少數民族遺風相迥異,生活在海邊的漢族漁民流傳著在都天王出猿日,以傷及自身血肉的封口來行祭祀之風的馬伕舞。

透過這些古祭祀遺風,我們確實可以捕捉到一些先民們的舞影、人類的進化、舞蹈的發展歷經了多麼漫長、奇妙的歷史流程……你似乎仍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瑞典著名舞蹈家、人類學家奧克桑,在她深入非洲考察後的報告中,對此有比較詳細的描述:人們跳舞、唱歌、狂歡作樂,將人類繁衍子孫的全部活動演示給剛剛進入成年的少男少女看,使他們在歌舞中獲得自身所必經的實踐……這一儀式進行得十分有序,充滿了聖潔、自由的美感,絲毫也沒有現代的羞恥觀念。

各個民族的原始舞蹈都存在著性愛、求偶之功能。那是人類進化為人的初始階段,對於如何繁衍子孫並無科學的認知,也正因為如此,導致遠古文化中的生殖崇拜現象。對此,我們也可從許多古老的岩畫中得到印證。

新疆呼圖壁縣康家石門子哈薩克牧區大型崖畫,提供了遠古文化存在著生殖崇拜的銘證。100多米的石刻空間,佈滿了男歡女嬉的形象,一對對舞人扭動著臀胯,彎曲著膝部,熱烈而歡快地舞蹈著,更有成雙成對的陰陽交合形象。凡此種種,說明生殖崇拜的遺風確實有跡可辨,為了繁衍後代,種族興旺,求偶交媾是人類生命本能的感悟,這種性意識的萌發,往往通過舞蹈表現出來,又常與巫術儀式相伴。

《左傳》中記述了吳國公子季杞對《大武》的讚揚則是:「美哉,周之盛其若此乎?」《大武》作為周代的著名舞目,反映了當時「功成作樂,舞以象功」的宏偉氣概。在沒有記錄傳播工具的古代,周以後幾百年及至千年,仍有對《大武》的記載,足見此舞影響之久遠。

征戰的生活也造就了征戰之舞。我們從前面提到過的內蒙、云南、廣西等地的崖畫中同樣可以看到拉弓、搭箭、慶功、祭祀等生動地描述戰鬥的場面,帶有很強的功利目的激發鬥志。

上述的各種舞蹈,已經存在一定的表演性,我們從一些西方學者的著述中,可以尋覓到世界其他地區更接近於原始部落舞蹈的信息。如:史密斯在其所著《維多利亞土著》一書中,曾對澳洲新南韋爾士土著的征戰舞蹈有過生動的描述,使人們彷彿置身其中,感受到那恐怖尖厲的叫聲和肉搏拚殺的場面,生動地再現了原始戰鬥舞蹈的景象。

原始舞蹈往往是全民性的,是緊繫著全民生命存在的,它為群體的生命之愛忠實地守護著群體生命的湧動,為此它或許體現為壓抑的爆發、或許體現為明徹的輕快、或許體現為滾燙的情熱,或許體現為諧調的意志,而無論如何,它的後面,你總會看到這個世界上種種不同的人類生存狀態。

當巫術與宗教的意識出現後,在人們的信仰活動,在人們企圖憑藉幻想去控制宇宙萬物的活動中,舞蹈同樣扮演了主角兒。舞蹈常常是種種宗教儀式的主要組成部分,舞蹈令人銷魂的魅力使它成為祭祀神祇的最佳供品﹔舞蹈形象超自然形態的特性,使它在創造神秘境界、神秘氣氛上大顯身手﹔原始武舞鋪張揚厲的風貌,使它承擔了逐凶驅邪的使命﹔舞蹈表演中的崇高秉賦,則使它替神靈現身而能叫人虔信不疑。宗教意識形態的精深複雜,推動了舞蹈表現力的日益豐富﹔而豐富起來的舞蹈,在巫術、宗教儀式的活動中便上天入地,往返於陰間陽界,充當著人神的使者,履行神意為人們禳災納福、鎮鬼迎祥。宗教與巫術的深層動機,最根本的仍無非是人的生與死,是人在自覺到死的宿命下對生的執著企盼。

別以為中原漢人就更矜持,秧歌鑼鼓擂起來,節日鞭炮響起來,日常木訥的面容便掉下來,狂歡的興頭便升起來。

中國民間舞,整個是一個半巫半俗的狀態,宗教舞蹈很是世俗化,世俗舞蹈往往卻又滲透了宗教意味。人們在舞蹈中求禱幸福,在舞蹈中酬神驅邪,在舞蹈中相愛,在舞蹈中降生,在舞蹈中魂歸祖靈舊地,在舞蹈中盼望香火血脈的延續不斷,在舞蹈中傾訴日常的苦澀人情,在舞蹈中調整人與天的感應……篝火舞中每每寄託著崇拜太陽,鼓舞蘆笙中常常暗示著生命的本源,面具綵帶創造著天界的夢幻,踏罡步斗,變隊形跑場子,象徵著天人合一的諧和與皈依。正所謂:「跑跑黃河陣,一年百事順。」黃河陣者,陽世宇宙之象也。三百六十桿燈,九九八十一道拐,九城九門九道公共彎,重陽又重陽,歲月、方位、八卦、洛書,盡在其中。中國民間舞,原來即是一定時節一定場合中鬼、神、天、人的大聚會,說到底,卻無非是人對自己的生命與自己生命的延伸物的一次盛大膜拜罷了。中國民間舞中,充滿中國百姓的生命情調。

人類的舞蹈,離不開人類的生命,它生成於生命歸結於生命,關注著生命體現著生命,它甚至就是生命本身。運動、節律、生命,生命的存在與生命存在的感受。


握手

路過

鮮花

關於我們|意見反饋|Archiver| 香港舞蹈天地Hong Kong Dance World Google PageRank查詢

GMT+8, 2017-11-19 02:45 PM , Processed in 0.02995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