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舞蹈天地

 找回密碼
 舞蹈記者註冊
香港舞蹈天地 資訊 舞蹈知識 查看內容

藏族果卓舞文化審美特徵淺論

2014-9-22 11:35 PM| 發佈者: 蝶兒| 查看: 660| 評論: 0

摘要: 藏族舞蹈形式多樣,內涵豐富,最為人們熟知和喜愛的果卓,是其中美的極品。果卓綜合了藏族各種藝術的精粹,將其動作化並發展到高峰,經過各個時代長期不間斷的傳習排演,從內容到形式獲得不斷的豐富提高,是民族藝術 ...
藏族舞蹈形式多樣,內涵豐富,最為人們熟知和喜愛的果卓,是其中美的極品。果卓綜合了藏族各種藝術的精粹,將其動作化並發展到高峰,經過各個時代長期不間斷的傳習排演,從內容到形式獲得不斷的豐富提高,是民族藝術珍寶,對藏族傳統舞蹈及體育文化的發展產生過巨格響。它是研究藏族古代特殊的歷史、社會、民族、宗教不可多得的一部百科全書。本文從藏族舞蹈總體的分類特點、果卓的地域特色以及其文化內涵幾方面作以簡單論述。

    一、藏族舞蹈的分類及特點

    藏族舞蹈是藏民族生活的縮影,是藏族近五千年曆史文化的精品積澱,它別具一格、獨呈風采,是藏族悠久的歷史文化傳承和相沿成習的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的體現。
    藏族舞蹈有其共同的審美特徵,但由於藏區地域遼闊,存在著地理氣候、語言服飾、宗教信仰諸方面的差異,從而形成了眾多的舞蹈形式。就目前發掘和發現的古代舞蹈以及民間舞蹈的分佈現狀來看,可謂品類繁多、多彩多姿。有頓足為節、連臂踏歌、熱烈歡騰的農村“卓諧”(圓圈歌舞);有踏步為節、著重腳下節奏點子變化、熱情歡快的“堆諧”(俗稱踢踏舞);有以歌為主、歌舞結合、悠揚雅緻的“囊瑪”(內庭歌舞);有踏地為節,“喳”、“頓”、“踏”相結合,頓挫有力的“達諧”(林區因舞) ;有註重情緒表現、舞姿優美豪放的農牧區“果卓”(舊稱鍋莊);有圓潤舒展、長袖揮舞、鈴聲震盪、粗江激揚、重技巧動作、表現狂熱情緒的熱巴鈴鼓舞;有羽錘翻飛、氣吞山河的“色瑪卓”(後藏的大鼓舞)和“卓諧”(前藏腰鼓舞);有配合劇情表演、自成一體的藏戲性格舞蹈和伴合勞動、激發勞動熱情的“勒諧”以及啞劇性系列舞“羌姆”(俗稱法舞)、稀世罕見、古香古色、具有西域風味的宮廷樂舞“噶爾”(供雲樂舞)等等。從動律上看,既有“舞靴”,又有“舞袖”;從韻律上看,既有“圓滑風”,又有“頓促風”,既有“點”的強烈音響,又有“線”的圓曲流動,呈現出同一民族不同形態的多風格特徵。因此,稱雪域藏區為“歌舞的海洋”並非溢美之詞,這是藏民族歷史悠久、文化燦爛的真實寫照。儘管藏舞千姿百態,品種繁多,但若從它的風格和內容以及體系上加以綜合考察,大體上可歸結為四大系列和類別,即民間、宗教、戲曲、宮廷。民間舞包括果諧、堆諧、果卓、康諧等;宗教舞又分羌姆、家把舞、貢嘎爾鼓舞等;戲曲舞有拉姆、格薩爾、希榮仲孜等;宮廷舞有供雲舞(嘎爾)等。在多品種舞蹈中,即使是同一種民間舞蹈形式,各地也有不同的跳法和表演程序,呈現出同形式舞蹈的多風格特徵。
    藏族舞蹈的基本動作特點是“顫”、“開”、“順”、“左”、“繞”,除此以外,在舞蹈的動律上還普遍存在著最基本的“三步一變” 、“後撤前踏”、“倒腳輾轉”、“四步迴轉”的共同規律。在這種共同規律基礎上產生出種種不同的變化,再加上手勢的動作、腰身的韻律、音樂的區別而構成不同風格。如藏族舞蹈的步伐十分豐富,從腳部動作上可概括為“蹭”、“拖”、“踏”、“磋”“點”、“掖”、“端”、“刨”、“踢” 、“吸”、“跨”、“扭”等;藏族舞蹈的手勢也可歸納成“拉”、“悠”、“甩”、“繞”、“推”“升”、“揚”的變化。藏舞中的技巧主要有:輾轉、創腿轉、踢腿轉、果諧轉、跨腿轉、跳跨轉、推磨轉、跪轉、掖轉、正反轉、扭腰正反轉、擰身反跨轉、點步翻身、踏步翻身,點轉、平轉、小蹦子、死人蹦子、躺身大湖子、平轉虎跳以及跨腿跳、吸腿跳、蓋腿跳、撩腿跳、蹭步跨腿跳、兔子跳、貓跳等。
    總之,藏族的民間傳統舞蹈產生於藏族特有的生活方式和生活環境中,具有顯著的民族特色。而果卓是其中的瑰寶,具有獨特的審美價值。

    二、果卓的流變及其特色
    “果卓”的藏語本義是“圓圈舞”,漢語又稱“鍋莊”。跳果卓舞時,一般分為兩個陣容或男女兩隊,各由一個技藝出眾的人領歌。通常時兩隊一起圍成圓圈,隨歌曲內容或相互搭抱,或手拉手,或攬腰漫步,或舞動長袖、踢腿,沿順時針方向盡情舞動。果卓流行於廣大藏區,在西藏昌都、那曲等地尤為盛行。作為藏族傳統舞蹈文化中一種比較特殊的藝術,以其神奇瑰麗、魁力彌久,不僅深受藏族人們的喜愛,也引起了外來各
個民族和各個國家人們的青睞和激賞。果卓為現存世界各民族傳統舞蹈文化最為古老的項目之一。
    清人李心衡所著《金川瑣記》中稱,藏民“俗音跳鍋莊嘉會”,其舞蹈形態是“男女紛沓,連臂踏歌”、“攜手成圈,騰足於空……” 。鍋莊舞除禮讚佛菩薩寺院之外,更多的是寄物言情歌詠山川景色,讚美家鄉,傾吐愛情,歌頌幸福生活等。如歌詞中有“雪山啊,快​​閃開,雄鷹要展開翅膀;森林啊,快讓路,青年人要邁步狂舞……”的豪情奔放。其舞姿矯健,動作挺拔,既展現舞姿又重情緒表現,顯示了藏族人民的膘悍氣質。
    就全藏區而言可分為農區果卓(藏語叫“玉卓”)牧區果卓(藏語叫“仲卓”)、寺廟果卓(藏語“曲卓”)三種。
    農區果卓以昌都果卓最為有名。節日、慶典、婚嫁喜慶之際,壩場上,庭院裡,男女相聚,男性著肥大筒褲,有如雄鷹粗壯的毛腿,女性脫臂袍披於身後飄逸灑脫。男女各站一邊拉手成圈分班唱和,通常由男性帶頭啟唱,歌聲噱亮而富於穿透力,舞者和著歌聲作“甩手顫踏步”沿圈走動。當唱詞告一段落後,眾人一齊“啞!”的一聲吼叫,頓時加快節奏,撒開雙臂側身擰腰大磋步跳起,控舞雙袖載歌載舞,奔跑跳躍變化動作。男性動作幅度較大,伸展雙臂有如雄鷹盤旋奮發。女性動作幅度較小,點步轉圈有如鳳凰搖翅輕舞。舞群中不時發出“啞啞”的呼叫聲,催動舞蹈情緒直線升騰,在狂熱氣氛中盡興而止。
    牧區果卓盛行於藏北羌塘草原,也廣泛流傳在藏區半農半牧的雪域牧場上。
    遼闊的藏北草原每逢過年節慶、婚嫁志喜,恭迎恭送權貴佳客,都要唱歌跳舞。尤其是夏天各地要舉行一年一度的“亞吉”節,俗稱賽馬節。白天舉行跑馬射箭,表演犛牛舞,熱巴舞等活動;晚上燃起等火跳果卓,通宵達旦。牧區果卓典型動作有胸前雙統手(象徵卷羊毛圈),腳下踏步跳躍,前頓步按左右翻身,大跨步,跪拜跳等,不斷變化組合成令人眼花紛亂的動作。男女動作一樣,但男子動作大、渲洩奔放,女子動作較小,相比之下含蓄明快。男性起舞往往脫開身上的披袍,雙手伸開緊拉雙袖,邊跳邊繞袖花,因而“繞袖花”成為牧民果卓舞的一大特色。
    寺廟果卓,多出現在寺院內的宗教節日場合。這種宗教性很濃的民間歌舞,節奏緩慢、氣氛莊重,充滿強烈的理性意味。其歌詞、曲調、舞蹈以及表現內容、表演的時間和場合都是特定的。 《清史稿·樂志》說這種鍋莊是“司舞十人,每兩人相攜舞,一服蟒袍戴翎,掛珠,斜被黃藍二帶,交如十字。一服藍袍,掛珠,斜被黃紫玉帶,交如十字……”。這正是藉人表​​演的禮儀果卓舞。

    三、果卓文化審美

    1.舞蹈與體育意義相融
    藏族傳統體育與其民族舞蹈同源異流,傳統體育與藝術交融的現象普遍存在。以經過組織加工和典型化的人體動作和造型來反映生活、表達思想感情的藝術形式即舞蹈,亦屬藏民族傳統體育的範疇。這種以身體鍛煉為基本手段,以增強人的體質,豐富社會文化生活為目的的社會活動是世世代代延傳下來的。藏族大多數文體交融的舞蹈參加人數多、動作簡單、粗擴、運動量大,通過運動​​達到強身健體的目的。
    藏族的體育文化有著悠久的歷史,建於公元七世紀的布達拉宮和大昭寺,就有摔跤、賽馬、舉重原簡、游泳的壁畫。藏族是青藏高原居住最早的民族,青藏高原獨特的自然環境,造就了獨特的藏族傳統體育文化。藏族體育競技項目很多,內容豐富。農閒節慶時,常進行賽馬、射箭、藏戲、舞蹈等多種豐富多彩的體育娛樂活動。而藏族舞蹈更是廣為人知,謝斌《雲南游記》中寫道:“藏人不分男女,均喜跳舞,每值宴會,均有跳舞以助雅興,若逢稍大宴會,則鄉里親屬少長咸集,主人設宴款待,來賓雙雙起而跳舞。”這是對藏民族能歌善舞特點的真實寫照。
    果卓是一項融舞蹈、體育、音樂為一體的運動項目,也可以說,它既是舞蹈,又是體育,以舞蹈的形式兼及體育的作用,稱其為舞蹈體育更合適。它的綜合性、藝術性很強,具有豐富的美學容。通過其動作要求及表演規範,可以很好地說明這個問題。如林芝地區果諧“祝歌舞者門面三層高”中這樣唱道:
    胸部是果卓的倉庫,今日要打開倉庫門;
    胳膊是卓舞的翅膀,今日我要炫耀翼力;
    腰部是歌舞搖擺處,今日我要放鬆放鬆;
    膝蓋是果卓的風輪,今日我要轉動轉動;
    雙腳是果卓的滾球,今日我要滾一滾它。
    這些唱詞充分體現了果卓富有力度和奔跑跳躍動作變化的特點,明顯具有體育鍛煉的價值。其它動作要求還如:
上身動作像雄獅,腰間動作要妖饒。
四肢關節要靈巧,肌位活動要鬆弛。
    全身姿態要柔軟,表演表情要傲慢。
舉止要像流水緩步,膝窩曲節要顫動。
腳步腳尖要靈活,普遍要求英姿雄壯。
    從以上舞蹈時對人體各部位提出的基本要
求不難看出藏族舞蹈的基本美學思想。形體美、韻律美、動作和諧美,舞動時腳、膝、腰、胸、肩、頭、眼的配合及統一運用。
    在今天,現代體育運動許多項目對美的要求愈來愈高,如藝術體操、健美操、花樣游泳、花樣滑冰、武術等等。而果卓是美中的校住者,她的運動過程,同時也是創造美的過程。果卓的很多動作要求同手同腳,能夠充分鍛煉人的協調能力,其舞步由快到慢,快的過程可以持續到十分鐘,對鍛煉人的心肺功能非常有益。可以說,不論從表演者的裝飾上、動作節奏上、還是從表演時的舞姿變化上,都體現出藏族民間舞蹈體育的鳳格。通過對果卓舞蹈的參加,可使人體外型更加勻稱和諧,體態更加剛健、優美,動作剛柔相濟。這既能滿足自我實現美的願望,也能成為他人的審美客體。另外,果卓舞蹈群體的配合位置,隊形的變化,伴以相應的音樂,構成一幅幅剛健、優美、豐富多彩的動態畫面,給別人以欣賞的同時,把自己看到的形體美、姿態美、動作美、服飾美和聽到的音樂美結合起來,在情感上進行調整疏理,相互欣賞又欣賞自我,得到美的享受。
    2.生活與宗教意義相融
    任何一種藝術都源於生活、反映生活,果卓舞同樣如此。如其中有反映勞動生活的《羊毛果卓》、婚嫁喜慶的《吉慶果卓》(表現祝賀吉祥的內容和禮節性動作)等等。民間果卓不但能產生交流情感,激發人們共同創造生活的熱情和凝聚力,還能起到模擬勞動動作傳播生產技藝的作用。如《羊卓嘎瑪林》舞,就是通過歌唱問答形式結合舞蹈動作,真實地再現勞動生產情景,教人如何將羊毛織成衣服的全過程模擬表演。
    史書記載,公元七世紀桑耶寺建成的開光大典上,百戲雜藝紛紛獻技表演,其中舞蹈最多,這已透露出藏族舞蹈與宗教必將產生關聯的信息。果卓有其特殊社會歷史發展中形成的世俗生活與宗教生活相結合的特殊內容,使它所呈現的意境是人神鬼獸聯袂狂舞,現實與幻想等不同時空場景、不同人生境界互相聯通混融的神聖殊異的世界。單從動作上看,如順時針方向轉圈,雙手合掌於胸前等,已與信仰心理和佛教儀規相契合,甚至有類似於金剛舞的動作;其他還有反映原始耕作、狩獵以及圖騰崇拜意味的動作。可以說,果卓的韻味是古老的。這是一種古老的藝術,藝術中浸透著古樸的美,也浸透了藏族人的思想感情、宗教信仰和對神靈的崇拜。他們的先祖、神靈、飛禽走獸,都像鮮活的生命,在歌唱和舞蹈中達到永恆。
    果卓是有熱情、有想像力、有生命力的舞蹈。它的獨有就力,使充滿生機的舞台變得熱烈和絢爛。舞者跳起舞來內心充滿激情,狀態極其好,有股誰也抵擋不住的熱情,展露出一份對舞蹈藝術火熱的愛。它呼喚一種表達的自由,同時呼喚尋求這種自由的共鳴。它洋溢著生活的真諦。
    3.娛樂與表演意義相融
    藏族人天性豪放灑脫,這與他們的生活環境、生產方式有關,也與他們的宗教信仰有關。果卓同樣表現了快樂向上的民族個性,娛樂仍是它的主要目的。如其中有表現生活情趣兔子果卓(模擬兔子跳的動作);還有醉酒果卓(有摹仿醉漢神態,顯示身體靈巧的好戲動作);啞巴果卓(快板歌舞段無音樂旋律,以“嘿,嘿,嘿”的呼叫聲當節奏配合舞步)等等。正因為如此,果卓的總體特徵也正是藝術綜合性、豐富熱鬧的娛樂性。在藏區,隨便一個場地,人可多可少,隨時可以跳隨展卓。一隊唱完一隊接上,循環往復、通宵達旦。唱詞有問有答,從天上的日月星辰唱到地上的草原牛羊,彼此不分上下,竟有三天三夜不結束的。
    果卓這種健康、活潑、高雅的娛樂功能以及激烈歡快的旋律,健美有力和鮮明的節奏,遇異的風格,令人耳目一新。如果能將其加人到學校體育或社區居民的業餘活動中,那會給校園和社區生活注入一股新鮮空氣,給人們的休閒生活增添絢麗的色彩,提高休閒娛樂活動的文化品位。
    果卓中寬宏呼亮、清脆甜美的音韻與氣勢恢宏、聲震宏宇的伴唱相得益彰,性格化的舞蹈,以及穿插其間的民間歌舞相配合,如痴如醉。舞蹈時舞者四肢放開,動作幅度大,都與其廣場演出,為使遠距離的觀眾聽得清看得見有關。因此,果卓在長期的實踐中,形成了它獨有的原始、粗曠、質樸而又雄勁、剛健、豪放的藝術風格。
    總之,果卓是藏民族在雪域高原這一人類生存極限之地創造的至今仍然鮮活存在於社會生活中的輝煌燦爛的文化遺產。可以說,果卓作為藏族傳統舞蹈文化中一個獨特的景緻,在世界舞蹈之林中也是獨樹一幟的。果卓不僅是藏族悠久、燦爛舞蹈文化的傑出代表,也是現存民族體育文化中歷史最悠久、最能體現藏族體育特色、影響最為深遠的一個項目,是全人類的極為寶貴的藝術財富。果卓與其母體藏族傳統文化一樣,作為民族傳統體育文化中一個比較獨特的民族項目,它的虛擬寫意的表現手法,程式化的表演手段以及其中唱詞的風格都與其他古老民族的傳統體育鳳格相接近,如漢民族傳統體育和希臘、印度舞蹈體育。並且,它的個性特徵和民族特色以及民間原創意味最濃,有特殊的研究和保護價值。

作者:李加才讓
(青海民族學院體育部,青海西寧810007)
來源:《青海師範大學學報》2005.5

握手

路過

鮮花

關於我們|意見反饋|Archiver| 香港舞蹈天地Hong Kong Dance World Google PageRank查詢

GMT+8, 2017-11-19 09:14 AM , Processed in 0.051311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