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舞蹈天地

 找回密碼
 舞蹈記者註冊
香港舞蹈天地 資訊 舞蹈知識 查看內容

新疆舞蹈-胡旋舞

2013-7-11 09:32 PM| 發佈者: admin| 查看: 195| 評論: 0|原作者: 蝶兒|來自: 網絡轉載

摘要: 胡旋舞 如雪花空中飄搖,象蓬草迎風飛舞,迷人的曲線,在旋轉中完美的體現... ... “胡旋舞”是著名的西北少數民族舞蹈。 唐代曾在西域康國(今烏茲別克共和國撒馬爾罕一帶)設置康居都督府。白居易“胡旋女 ...

胡旋舞

如雪花空中飄搖,象蓬草迎風飛舞,迷人的曲線,在旋轉中完美的體現... ...

“胡旋舞”是著名的西北少數民族舞蹈。

唐代曾在西域康國(今烏茲別克共和國撒馬爾罕一帶)設置康居都督府。白居易“胡旋女” -詩中曾提到“胡旋女出康居” , “新唐書西域傳”也記載廠當時西域康國,史國,米國等,都曾向宮裡送胡旋女的事。

長安城裡,一時舞胡旋成風,成為當時最為流行,最為時髦的胡舞。所以“胡旋舞”最初是由康國等地傳來的富有民族特色的舞蹈。 “新唐書西域傳“雲: ”康者,一日薩末鞬,亦曰颯秣建,元魏所謂悉萬斤者。其南距史百五十裡,西北距西曹百餘裡,東南屬米百里,北中曹五十裡。在那密水南,大城三十,小堡三百。君姓溫,本月氏人。始居祁連北昭武,為突厥所破,稍南依蔥嶺,即有其地。 “據載,康國”人嗜酒,好歌舞於道。 “對胡旋舞尤為醉心。

白居易寫長詩“胡旋舞” ,將胡旋女的姿態神情躍然紙上:胡旋女,胡旋女心應弦,手應鼓。弦鼓-聲雙袖舉,回雪飄搖轉蓬舞。左旋右轉不知疲,千匝萬週無已時。人間物類無可比,奔車輪緩旋風遲。曲終再拜謝天子,天子為之微啟齒。胡旋女,出康居,徒勞東來萬里餘。 ... ... ...

詩中說,胡旋女在鼓樂聲中急速起舞,象雪花空中飄搖,象蓬草迎風飛舞,連飛奔的車輪都覺得比她緩慢,連急速的旋風也遜色了,左旋右旋不知疲倦,千圈萬周轉個不停。轉得那麼快,觀眾幾乎不能看出她的臉和背,這種描寫正突出了“胡旋舞”的特點。胡旋舞是由西域康居傳來的民間舞,據清代學者魏源在“聖武記”中考證: “哈薩克左部游牧逐水草,為古康居” 。可見白居易所描繪的“胡旋舞”就是富有民族特色的哈薩克姑娘的舞蹈。

舞因為動而美心因為舞而飛

唐代舞蹈主要分健舞,軟舞兩種,健舞主要表現矯健之美;軟舞主要表現柔和之美。 “胡旋舞”屬於健舞。胡旋舞的特點是動作輕盈,急速旋轉,節奏鮮明。胡旋舞是因為在跳舞時須快速不停地旋轉而得名的。

“通典”卷146雲: “舞急轉如風,俗謂之胡旋。 ”元稹“胡旋女”詩雲: “胡旋之義世莫知,胡旋之容我能傳。蓬斷霜根羊角醫,竿戴朱盤火輪炫。驪珠進珥逐龍星,虹量輕巾掣流電。潛鯨暗嗡笪海波,回風亂舞當空霰。萬過其誰辨終始,四座安能分背面?才人觀者相為言,承奉君恩在圓變。 “

“新唐書禮樂志” : “胡旋舞,舞者立球上,旋轉如風。 ”在龜茲壁畫中有大量的旋轉舞女形象,那種兩腳足尖交叉,左手叉腰,右,手擎起。全身彩帶飄逸,裙擺旋為弧形,這正是旋轉的瞬間姿態。胡旋舞傳入內地後,風靡一時,在宮廷尤為流行,長安人人學旋轉,學胡舞成了一時的風尚。大約五十年的時間盛行不衰。

唐玄宗李隆基對於胡旋舞十分偏愛,他的寵妃楊玉環和寵臣安祿山,為了取悅於玄宗,也常常在宮廷上眉飛色舞地跳胡旋舞。

從白居易和元稹的“胡旋女”詩中可以看出,胡旋舞的舞者多為女子,有獨舞,也有三,四人舞,後來也有男子跳的,據“舊唐書安祿山傳“雲: ” (安祿山)晚年益肥壯,腹垂過膝,重三百三十斤,每行以肩膊左右抬挽其身,方能移步。至玄宗前,作胡旋舞疾如風焉。 “但要注意的是,在唐朝漢人女子能做胡旋舞,漢人男子中有身份的人一般不作胡旋。

楊貴妃胡旋舞跳得極為出色,所謂“天寶季年時欲變,臣妾人人學圓轉,中有太真外祿山,二人最道能胡旋” (白居易“胡旋女” ) 。作為女子,能為胡旋,不足為奇。安祿山作為男子“作胡旋舞,疾如風焉” ,這是因為安祿山是胡人,而不是地地道道的漢人。

舞衣輕盈,如朵朵浮雲,艷麗容貌,如盛開牡丹,回眸一笑幹嬌百媚幹嬌... ...

楊玉環,號太真,陝西華陰人,她生得豐滿艷麗,是盛唐典型的美人。李白在“清平樂”詞中曾這樣描述她:看到她輕盈的舞衣,就想起朵朵浮雲,看到她艷麗的容貌,就想起盛開的牡丹。白居易的“長恨歌”說她回眸一笑幹嬌百媚,使得后宮的眾妃嬪黯然失色。天寶四年(公元745年) ,唐玄宗封楊玉環為貴妃。

楊貴妃不僅姿容絕代,還擅長吹笛,擊罄,彈琵琶,能演奏很多曲調,甚至專業的樂工都比不上她。唐玄宗在驪山西繡嶺上專門為她建造了一座翹角飛簷,造型華麗別緻的“吹笛樓。 ”楊貴妃會跳各式各樣的舞蹈,她跳起快速多變的的胡旋舞來更是多姿多彩,絕無倫比,唐玄宗為之傾倒。

有一次,楊貴妃領著一群胡旋女在玄宗面前跳起快速多變的“胡旋舞” ,她們穿著彩虹一樣美麗的衣裳,戴著飾有變幻無窮的翡翠花冠,姣美的身姿旋轉起來象柳絮那樣輕盈,玉臂輕舒,裙衣斜曳,飄飛的舞袖傳送出無限的情意,唐玄宗看到高興之處,接過鼓棰,忘乎所以地為貴妃擊鼓,竟把羯鼓都擊破了。

弦鼓一聲雙袖舉回雪飄飄轉蓬舞

關於服飾,胡旋女所穿的,大都是用軟料子做得很合身的衣服,多穿白色短裙長袖衣服,以造成“回風亂舞當空霰”的效果。這一點可以從元稹“胡旋女“ , ”柔軟依身著飄帶,徘徊繞指同環釧“和白居易”胡旋女“ , ”弦鼓一聲雙袖舉,回雪飄飄轉蓬舞“的描寫中看出。

袖子上繡著花邊,下著綠褲,紅皮靴,披著紗巾,身上有佩帶,舞的時候,紗巾和佩帶也都飄揚起來。還戴著戒指,鐲子,耳環等許多裝飾品。

胡旋舞傳入中原的時間,白居易說是“天寶末” ,元稹說是“天寶中” ,並說: “天寶欲末胡欲亂,胡人獻女能胡旋。 ”二說皆不準確。史書記載,唐開元年間,西域康國,米國,史國等就多次向唐朝進貢會跳胡旋舞的姑娘。

“新唐書西域傳”雲: “開元初, (康國)貢鎖於鎧,水精杯,瑪瑙瓶,駝鳥卵及越諸,侏儒,胡旋女子。 ”甚至可以上推到更遠的南北朝的北周時代。

據史載,公元568年3月,北周武帝宇文邕派使臣攜帶重禮西出玉門關,向突厥可汗求婚,請求娶精通音樂舞蹈的阿史那公主為皇后。當時突厥在準噶爾盆地一帶,是西域一個強大的部落,控制了西域城邦諸國,因突厥可汗也正想與強大的北周結好,所以應允了親事。可汗深知女兒酷愛音樂,便將一支由龜茲,疏勒,安國,康國等地組成的三百人的龐大的西域樂舞隊,作為陪嫁送至長安。其中有著名的龜茲音樂家蘇祗婆,白明達和白智通。他們帶來的樂器有五弦琵琶,豎箜篌,哈甫,羯鼓等,還有很多的舞女。這就很可能把胡旋舞也帶入了中原。不過,胡旋舞在中原廣為流行確實是在唐開元天寶以後。

從現存史料看,胡旋似乎多數是在地面上進行的,所以能做到“疾如風焉。 ”但“樂府雜錄”又說: “胡旋舞居一小圓球於以舞,縱橫騰擲兩足終不離球上,其妙如此。 “而且白居易,元稹”胡旋女“詩中有”奔車輪緩旋風遲“ , ”竿戴朱盤米輪炫“的話。這樣看來,胡旋有兩種,一種是不用任何道具,全靠舞者身體快速旋轉,另一種是站在一個圓球上縱橫騰攙,兩足始終不離球上,後一種胡旋帶有一定的雜技色彩,準確地說,它是一種把雜技和舞蹈揉合在一起的舞蹈。

另外宋代“太平禦覽”卻說胡旋舞是在一小圓毯子上舞。在地毯上舞是西北少數民族習慣,所以也不能排除胡旋在毯子上舞的可能性。

登踏騰挪,奔騰歡快,心隨舞動,舞隨曲動... ...

胡旋舞是唐代最有特色的健舞,節拍鮮明奔騰歡快,多旋轉和蹬踏動作,這就需要富有節奏感,音量大,音色亮的樂器伴奏。因此胡旋舞的伴奏音樂以打擊樂為主,這是與它快速的節奏,剛勁的風格相適應的。 “通典”卷146也記載: “笛鼓二,正鼓-,小鼓一,和鼓一,銅鈸二” 。以鼓,笛,鈸等樂器伴奏胡旋舞一直延續到今天的新疆少數民族歌舞。

現在新疆維吾爾族,哈薩克族,烏茲別克族的民間舞蹈中,仍然保留著急速旋轉的特點。伴奏也以鼓(如手鼓,納格拉,冬巴鼓等)為主,舞者穿著薄薄的紗衣,戴著戒指,耳環,手鐲,從舞姿,服飾,音樂諸方面看,都可以推想唐代胡旋舞的面貌。這些正是古代龜茲“管弦伎樂,特善諸國”精神的繼續。

對於胡旋舞,當時有人予以反對,認為這不是正道。元稹和白居易的詩中都有這樣的表示。如元稹“胡旋女”詩: “天寶欲末胡欲亂,胡人獻女能胡旋,旋得明王不覺迷,妖胡奄到長生殿“ 。白居易詩: ”祿山胡旋迷君眼,兵過黃河疑未反,貴妃胡旋惑君心,死棄馬嵬念更深。 “這種看法有些偏激,安史之亂發生,是多方面因素造成的,並不僅僅是因為唐玄宗迷戀胡旋舞。而迷戀胡旋錯在唐玄宗本人,而不是罪在胡旋舞。

胡旋舞傳入中原歷久末衰,作為舞蹈本身它已經融化於中華藝術大動脈之中,為中華民族的舞蹈藝術奉獻了養料,促進了祖國音樂舞蹈的發展。




握手

路過

鮮花

關於我們|意見反饋|Archiver| 香港舞蹈天地Hong Kong Dance World Google PageRank查詢

GMT+8, 2017-3-30 08:35 PM , Processed in 0.04197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